你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央行划界“标与非标” 开启资管新变局
发布者:李玉婷  时间:2019-10-17

来源于: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10月16日电(张玫) 近日,为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强化投资者保护,促进直接融资健康发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起草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19年11月10日。

  《认定规则》中明确指出,此前一直被业内认为是“非非标”的“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财直接融资工具,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债权融资计划,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凭证,上海保险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债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以及其他未同时符合本规则第二条所列条件的为单一企业提供债权融资的各类金融产品”,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标与非标”是什么?“非非标”又是什么?

  2013年3月出台的银监会8号文《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抛出了对“非标”的明确定义,《通知》指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标与非标”自此被分隔两岸。

  业内人士表示,“非非标”不是规范用语,而是业内俗称,泛指各种既不归入标债、又不归入非标的债权资产类别。

  2016年8月出台的银监会82号文《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规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贷资产收益权,在银登中心完成转让和集中登记的,相关资产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统计,在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中单独列示。”

  由于银行可以将信贷资产拿到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形成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故这些产品既不纳入非标,也不符合标债定义,因此便称“非非标”。

  《认定规则》延续《资管新规》 开启8000亿“非非标”资本管理新变局

  据国信证券近日发布的证券研究报告,从2019 年6 月末的理财资产投向数据来看,非保本理财持有资产约 25.12 万亿元,其中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理财直融工具两者合计约占3%,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品种,总规模可能在 8000亿元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理财直融工具和其他“非非标”都不多。

  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10月12日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提到,2018年4月央行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和2018年9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理财新规”)发布后,银行理财业务的相关定义和口径发生了变化,只有非保本理财产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管产品。

  业内人士表示,《认定规则》是去年《资管新规》的延续,它的政策内核在于给出划分债权类资产的框定细则,从而影响资管产品的资产配置行为。《认定规则》在《资管新规》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了这五大条件。

  《资管新规》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提出了“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五大条件。

  而《认定规则》明确指出,下列资产属于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国债、中央银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以及固定收益类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等。”

  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高金窑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认定规则》是对《资管新规》的延续和进一步细化,例如《认定规则》通过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解决了《资管新规》里面的“统一产品分类”、“打破刚性兑付”、“严禁资金池”以及“公允价值计量”等多个问题,从而可以使《资管新规》真正可以落地。

  专家:《认定规则》发布有助于银行将更多资金投向标准化市场和资本化市场领域

  “非标定义严格有利于防控金融风险”。《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提到,“为强化理财业务风险隔离,推动银行理财回归资管业务本源,更好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2018 年 12 月以来,银保监会已批准 12 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设立理财子公司,目前已有 6 家正式开业运营。理财子公司在 2019年正式落地,开启了银行理财市场的新时代,对促进资管行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高金窑表示,《认定规则》划清了标准化产品与非标产品之间的界限,防范了由信息不透明、管理混乱等因素所带来的潜在风险,严格的非标定义通过信息透明化、交易规范化、独立托管等途径在很大程度上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银行理财业务成本提高,但收益难言大幅下滑。”广发证券分析师周君芝公开表示,“《认定规则》对非标的认定细则还留有弹性空间,综合来看《认定规则》发布对信用收缩的边际影响比较有限。”

  周君芝指出,“事实上非标资产种类繁多,其中规模较大的还是在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票据等主流非标品种,北交所债券融资计划等从规模上看不是主流非标品种。”

  “《认定规则》发布有助于银行将更多资金投向标准化市场和资本化市场领域。”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认定规则》的发布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银行理财子公司经营成本上升,但从长远来看,这将有助于银行将更多资金投向标准化市场和资本化市场领域,发展直接融资。这对我国资本市场的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