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社论丨强大的资本市场是高质量发展的结果
发布者:李玉婷  时间:2020-07-09

  中国正处于一个关键的转型期,从内部看,我们需要提高资本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帮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从外部看,国家竞争也需要我们拥有更加独立和强大的资本市场,因此,我们很希望建立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去承担并完成这些历史使命。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被这些宏大的目标所吸引和迷惑,而忘记脚下的路。建立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是高质量发展的结果,而不是条件。我们当前需要的是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信息披露更为充分、交易更为透明、法治更为健全,通过保护投资者利益,承担募集资金并将资金流向市场高效率的部门,实现优胜劣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资本市场能否强大,取决于经济发展的质量和规模,取决于上市公司的质量和数量,取决于能否成为全球资本配置的中心。经过几年来的一系列改革,尤其是注册制与退市常态化的出现,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初步显现出其有效性,并开始承担推动结构性改革与高质量发展的重任。

  我们必须重视市场的有效性而不应过分关注其强大与否。美国拥有强大的资本市场,但它是长期形成的产物,与主导世界的美元体系以及美国企业的强大有关。事实上,美国资本市场的强大也是一个逐渐膨胀的泡沫。美国自冷战结束后,通过推动全球化实现本国企业尤其是金融业全球扩张,在这个过程中,货币政策始终处于一种扩张状态,从所谓的格林斯潘期权,到量化宽松,再到现在的无限量宽松,美国资本市场背后是由不断增加的美元流动性支撑。

  这导致美国经济出现金融化以及产业空心化现象,美国贫富分化也越来越严重。数据显示,自1980年代以来,美国工人工资中位数增速开始放缓,远远低于生产率的提升,更大大地落后于地产、医疗和教育成本上涨。美国的全球化是被华尔街推动和主导,为了追逐利润而不断冒险,美国目前的困境根源就在于它被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绑架了货币政策,从而失去了结构性调整的条件,并朝着日本化方向发展。

  在1980年代,日本在“买下美国”的豪言壮语之后,也试图在金融自由化过程中建立一个可以超越华尔街的金融体系,但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失控,酿成了泡沫经济,并制造了独特的“日本化”现象。

  中国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需要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取得全球市场资源配置中的竞争优势,但这种优势是建立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基础上。美国资本市场强大的基础是拥有大量在各个领域领先的国际化公司。而在中国,盈利最多的主要是本地化的银行和地产企业,股市的龙头则是白酒。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结构与企业质量在当前无法支撑起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中国最需要提高企业的全球竞争力。当前,微软、苹果、脸书、亚马逊等公司的现金储备都超过1000亿美元,日本上市企业现金高达4.8万亿美元,而中国上市公司大多都有募资压力。

  因此,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能够实现优化资源配置的功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改善市场环境,扩大开放,鼓励公平竞争,提高企业的质量。当我们具有了这两个条件,资本市场必然会走向成熟,并逐步壮大。但中国没有必要马上追求资本市场的强大,强大的背后可能是泡沫,是被不断绑架的货币政策以及经济结构扭曲、贫富分化。日本、德国没有强大的资本市场,依旧拥有强大的制造业竞争力。我们不必羡慕美国利用其货币特权与强大资本市场,中国经济转型需要行稳致远。

  文章来源:21经液网

  文章来源:http://www.21jingji.com/2020/7-9/wOMDEzNzlfMTU3NDMwOA.html